栏目导航
热透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中国车轮上的30大国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6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年,都是决定命运的转折之年。在刚刚摘掉贫困大帽的中国,消费质量是人们生活幸福程度最直接的反映。未来的经济蓝图,或有两面:一方面是2021年,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%以上的发展速度。而另一面,关乎老百姓的生活福祉:打通消费瓶颈。

  国家未来将推动汽车等消费品,从购买管理,向使用管理转变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,也落笔“稳定增加汽车、家电等大宗消费”这一愿景。换言之,不仅要在国民能不能买这件事上,减少约束;更要致力于让更多国民开上车,开好车。

  或许,行远至于心远。一个敏锐的经济研究者翻开国人汽车消费的蓝图,就会发现,国人对于汽车消费真实的态度,或许多多少少可以投射出国力的实质。

  1992年,中国股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上涨。1992年5月21日,上交所开放了15只股票的涨跌幅限制,实行“T+0”交易规则,引发股市暴涨,15只股票平均创下了一日上涨105%的奇迹。

  5月25日,沪市上涨至1429点。嗅觉敏锐的人相信:股市,能让人一夜暴富。

  一夜之间,上海和深圳的交易所门口排满了抽签购买股票的人群。大家都奔着一个目标去,排队,炒股,赚钱,然后转身去买牛仔裤,买录影机,买日本小汽车……

  某种意义上,他们,也代表了改革开放养富的第一批中国人。席卷世界的金融危机刚刚落幕,中国成为了资本最具活力的埠口,这标志着中国真正进入了一个“开眼看世界”的状态。物质的空前丰裕,万维网带来的信息开放,让中国远离了以低工资政策抑制消费的时代,对中国人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。

  似乎这一切,都在为消费主义的萌芽创造条件,而我们现在所说的“中产”,此时也正在崛起。

  那点在内心长久被压抑的物欲逐渐点燃,而私家小汽车,则是当时国人对“物质”崇拜的最好代表。早在中日建交之前的1964年,丰田皇冠车型就已经开上上海的街头。一句气吞山河的广告词就已经在中国家喻户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有路必有丰田车”。这句广告非常“中国味”,也能彰显彼时的卖车心态。

  那是一个把汽车当作奢侈品的年代,开上高档车是无数“中产”国人的梦想。实际上,不管是日系还是德系,90年代,进口车在中国的定位可以用一个词概括:高端。

  这是汽车消费1.0时代。人们都在时代的广场上寻找自己的红灯笼,而汽车梦,就是那点在灯芯里的烛火。车企所做的,本质上也只是满足少部分人的渴望。

  从“只买贵的”,到“重新发现”汽车,写照了汽车消费的下一个时代。小康时代翩然而至,中国人对于消费的态度也在变化。漫画里,主人公甩动的长发与AE86一起,沿着秋名山的水沟超车了更贵的GTR。

  汽车消费2.0 的关键词,就藏着这代85后、90后的文化载体里,它的名字,叫做“个性”。

  尽管60后、70后仍然是社会的中流砥柱,但第一代独生子女涌入市场,却真正激活了许多可能性。从追周杰伦到对诺基亚等科技产品的追捧,国人的消费观逐渐趋于个性化、多样化。在这个基础上,消费品构成了城市居民新的“社会识别系统”。

  这股个性风潮同样刮到了汽车界,那时外观个性、简洁、运动、经济适用的车型日渐流行。

  在中国汽车消费起步阶段就引领趋势的合资车企再次占了先机,看准了年轻群体个性化消费趋势,助力了国内多元消费观的发展,在不同阶段满足消费者的不同需求。马路上,不同类型、不同国家的品牌,你方唱罢我登场。

  某种意义上,这10年的竞争式发展积累了大量关于中国市场的经验。车企发现,“创新”仍是打动消费者最重要的理念——不仅仅是产品外观的创新。科技创新、服务创新,乃至于概念创新的先行者,一定会快速占据下一个时代。

  当千万辆汽车在中国的马路奔腾,消费者和制造商共同在思考这件事情:汽车于我的意义。或者说——“汽车,能为中国人,做些什么?”的时候,汽车3.0时代开始了,它与身份彰显、与澎湃的个性或多或少都远离了许多。“返璞归真”是此中的真意。

  当风潮落幕,汽车消费变迁30年,连同着一代代中国人的内心,从躁动走向平和,中国人终于理清了汽车消费背后的意义——它,应为“尘世幸福”的一部分。

  率先嗅到大势所趋的企业占据优势。近年来,动作引人瞩目的,依旧是那个将第一辆日本制造开入中国的丰田。

  在几次消费观念变迁的大潮中,丰田一直没有失位,这使得这家企业一直保持着对技术、观念创新的高敏感度。比较有代表性的事件,是2017年起,丰田推出了TNGA的概念以及相关车型。

  TNGA,即TOYOTA NEW GLOBAL ARCHITECTURE的缩写,即提高汽车的基本性能打造出众的商品力。它涉及到了:汽车研发、设计、生产、采购等全产业链价值在内的创新体系,目的是将零部件共通化程度不断提升,最终达到70%甚至80%。

  如此来极致控制生产成本,把更多的成本用于更先进的动力系统、更丰富的配置、更高强度的车身材质、更高级的底盘结构上等等。

  为什么要嗑“质价比”?2020年,丰田汽车的掌门人丰田章男,用朴素的语言揭示了丰田的哲学:“不是要把企业做的多大,而是提供能让世人感到幸福的产品和服务。”演讲的最后,他用四个字去浓缩了这个观念——

  不仅仅因为疫情对乘用车市场的冲击,“量产幸福”观念诞生的土壤,恰恰折射的是市场30年发展以来的真相。塔尖已经足够漂亮,而脚下的长尾市场却嗷嗷待哺——在全世界范围之内,都发生着与中国这个超级经济体相似的故事:汽车消费观念,已经嬗变到了新的阶段。

  某种意义上,在TNGA架构下,国产最新的SUV 车型,广汽丰田威兰达或许就是“量产幸福”价值的最好呈现:原本用在高端车型上的三种四驱系统,被用到了20多万的车型上,更多消费者得以感受到既好开、又安全的“丰田式”品质。

  1964年第一台纯进口丰田皇冠豪迈地驶入中国,价高质优,被捧为“皇冠上的明珠”;2020年,果断采取技术下放,广汽丰田尝试让更多人得以感受到技术带来的快乐。从“束之高阁”到“人人可爱”的转变,可辨的是广汽丰田为代表的车企对中国市场、或者说中国消费者需求的捕捉与适应。

  更多的消费者,在这场变局中获得了更大的尊重。的确,关于买车这件事,视觉消费、身份彰显始终存在,但是功能消费仍是不变的核心。中国新能源乘用车仅保有500万辆,尚在萌芽阶段,而高端乘用车的市场不及1成,这是中国的国情:汽车市场的成功,不在于一小撮头部消费者木秀于林的作用,而在于未被满足的低线市场无穷的想象空间。

  小镇青年远远未被满足,合用的设计、饱满的驾驶乐趣、安全性,适合全世界的大多数使用场景,它们带给中国人以信心、以自由感。这是消费背面,可以触摸到的“幸福”;也是车企,值得量产而不打折的“幸福”。

  当然,我们无需把功劳都记在车企身上——这种幸福感,其实是由奋斗的中国人,与品牌共创。二者以30年之交,彼此认知;而中国,也以30年跨越式的经济发展,渐渐塑造起可以让我们抬头面向未来的消费精神:汽车是人实现“理想生活”的助力。汽车梦,或者关乎其他任何类型消费品的理想,都必须回归到服务于“人”。

  这个人,其实就是中国人心中理想的自己:他有工作,有家庭,有生活意趣,有慈孝,更不乏理想。他的人生,有一脚油门的轰鸣,更值得路上的万千风景。

  宏伟的十四五启幕,意味着这个宏大的、关联民生福祉的中国消费市场,亟需被世界重新认知、重新聆听。